李叔同的一生,活出了别人的好几辈子

来源:中国寺庙网 2017-08-08 11:01:52

有这么一个富二代:


从小家财万贯;年少时风流不羁,和名妓上演一出爱恋戏码;中年时当演员、搞音乐,轻断食;晚年却看破红尘,遁入空门。


前半生浪迹燕市,厮磨金粉;后半生晨钟暮鼓,青灯古佛度流年。李叔同的一生,活出了别人的好几辈子。



1880年,李叔同出生于天津故居李宅,李家世代经商,到李叔同已经是名门望族,出生于钟鸣鼎食之家,李叔同早早就表现出过人的天赋。



8岁读四书五经,13岁攻历朝书法,15岁那年惊才绝艳,名噪一时。


自古少年多风流,李叔同也不例外。一次花间酒肆的消遣,他对名伶杨翠喜一见倾心。


看你浓妆艳抹,顾盼流转,与你花前月下,赏月谈情。年少时的爱恋总是很简单。



可命运总爱开玩笑,杨翠喜后来无奈嫁作商人妇,一段青涩美好的爱恋从此烟消云散。


18岁时,母亲为他做主,迎娶商户之女。



只是仅凭父母之命的婚姻怎会幸福,苦闷的李叔同把自己扎进艺术的海洋里。


恰逢国家遭难,年轻气盛的李叔同参加维新变法,一腔热血的他还刻下一枚“南海康君是吾师”的印章以表心意。



历史验证了这场变法的惨败,李叔同仓皇下奉母携眷逃往上海。上海灯红酒绿,无处发泄的李叔同沉迷于柳巷花间,交友宴饮,赌书泼墨,挥金如土的他还在上海滩粉墨登场,表演京剧。



戏里演绎悲欢离合,戏外感受凡尘俗世的荒唐、绚烂与黯败,在一副寄情声色的皮囊下暗藏着一颗寻找归宿的灵魂。



就在这年少意气,滚滚红尘路上彷徨迷茫时,25岁的李叔同又遭遇变故:年仅46岁的生母辞世。


匆匆把母亲送回故居安葬,一向大胆的他不顾世俗眼光,在四百多来宾面前自弹钢琴,省掉一切繁文缛节,引起轰动。


李叔同自画像


理想失意,生母离世,反思过去种种轻颓之举悔恨不已,他只身一人,远赴日本。


一去就是六年。


在日本,他考进了东京美术学院,学习西洋油画与剧本创作,将满腔的悲愤和一身的才情,埋藏在沉默的丹青与跳动的音符之间 。



本就天资聪颖,加上后天严格自律,李叔同艺术造诣颇深,名气渐长的他还吸引报纸采访。他已无暇顾及其他,因为他正忙着排练《茶花女》,而他扮演的正是女主角茶花女。



不出意料,李叔同又火了,因为不落窠臼的男扮女装,因为惊为天人的演艺天分。



那时,李叔同等同于火的代名词,但对这个桀骜的天才大家敬之亦远之,唯独一位日本女子走进他心里——诚子。


两人因为绘画相识,不久结发为夫妻,1911年4月,李叔同学成携妻回国。


阔别祖国的六年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迷茫了三十年,李叔同找到了自己用武之地,他任教于直隶高等工业学堂,投身教育事业。


浮华几十载,李叔同对人生有了新的见识。



他本精通文墨,各种艺术学科,更深知美育的重要性。每次提前备好板书,耐心而温和的教导学生。


如今著名的漫画家丰子恺当初是个调皮小孩,当年差点被退学。但李叔同站了出来,力挺学生,夸奖丰子恺天资无限,是个可育的苗子。


他不但带学生领略艺术的美妙,还贴心地帮他们解决生活的困难。学生刘质平想去日本留学,经济拮据就是李叔同解囊相助。


教书育人,也许可以换来内心的平和,但身世沉浮,朋友一个个远离,深感世事空幻无常却又无能为力,他含泪写下《送别》。


送别刘烨;朴树 - 《我们的挑战》新春歌会特辑



寂寥惆怅,深远绵长,这正是他的心境,孤寂的他性情变得越发孤僻,常常一个人掩门伏案,自顾写诗作画,或学习佛经,渐有所悟。

1916年,夏丏尊躲到凉亭里吃茶,一句“像我们这种人,出家当和尚倒是挺好的”彻底击中李叔同。

他去虎跑寺断食20天。晨钟暮鼓,青灯佛卷,远离浮华尘嚣,灵魂漂浮四十年,他似乎找到最终归宿。

对于他的妻子诚子,他只有一封书信作为告别:


诚子:


关于我决定出家之事,在身边一切事务上我已向相关之人交代清楚。上回与你谈过,想必你已了解我出家一事,是早晚的问题罢了。


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思索,你是否能理解我的决定了呢?若你已同意我这么做,请来信告诉我,你的决定于我十分重要。


对你来讲硬是要接受失去一个与你关系至深之人的痛苦与绝望,这样的心情我了解。但你是不平凡的,请吞下这苦酒,然后撑着去过日子吧,我想你的体内住着的不是一个庸俗、怯懦的灵魂。愿佛力加被,能助你度过这段难挨的日子。


做这样的决定,非我寡情薄义,为了那更永远、更艰难的佛道历程,我必须放下一切。我放下了你,也放下了在世间累积的声名与财富。这些都是过眼云烟,不值得留恋的。


我们要建立的是未来光华的佛国,在西天无极乐土,我们再相逢吧。


为了不增加你的痛苦,我将不再回上海去了。我们那个家里的一切,全数由你支配,并作为纪念。人生短暂数十载,大限总是要来,如今不过是将它提前罢了,我们是早晚要分别的,愿你能看破。


在佛前,我祈祷佛光加持你。望你珍重,念佛的洪名。


叔同戊午七月一日

回校后,他开始食素,念经,颂佛。慢慢的,出家的念头在他心里萌发,直至成长为苍天大树。

三年后,李叔同正式在虎跑定慧寺出家。此举一出,惊动世人。

面对无数人的争议,他只是低头诵佛,一座山门,却隔出了两个世界。

从此世间再无李叔同,仅有的不过是弘一法师罢了。

剃度之后,他芒鞋布衲、苦修律宗,于寺内,洗衣缝补,全都自己动手;外出云游,也不过一席一被而已。

朋友夏丏尊曾在路中偶遇,看见他用破了一半的毛巾擦脸,要帮他换,他断然拒绝了:还好用的,和新的差不多。

遁入空门,外物于他于浮云,但不变的是那悲天悯人的情怀。

伴随一盏青灯,弘一法师编绘出《护生画集》,劝人们从善、戒杀、爱惜生命。日寇侵袭时,他没有独善其身,而是集众演讲,尽一己之力,渡劫众生。

1942年10月13日晚,弘一法师走完了他不寻常的人生。江山笑,烟雨遥,历经沧桑世事之后,终究一笑绝尘,告别人世。

前半生风花雪月,交友宴饮,以一己之力推动中国文化和艺术,是举世瞩目的天才;后半生尝尽人间悲欢,笃志苦修,成德高望重的高僧。

人生短短能有几何,李叔同的一生,活出了别人的好几辈子。


他是一个传奇,就连张爱玲所言:我从来不是高傲的人,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外面,我是如此谦卑。


本文选自公众号书法巴巴,如有侵权,请联系扣扣号:1926767128删除。


分享到
0
发表评论登录可参与评论
发布